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不伦恋情 - 双胞胎妹妹 感冒篇
双胞胎妹妹 感冒篇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成人大片_看黄a大片_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_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]

地址发布页:

我今年21岁,大三;双胞胎妹妹小桢跟小翎20岁. 今天真的很不舒服,一大早头就痛的受不了,虽然要上课,但我想今天是没办法去了……房门被打了开来,穿好衣服的小桢光着脚鸭子跳到了我的床上,大声的喊着「哥!起床了,上课要迟到啦!!!」

「我好像发烧了,头痛的要死,你去帮我跟我那班导请个假吧。」我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,气若游丝的吩咐着小桢. 小桢趴了下来,用她的额头碰了我的额头,一时髮香扑鼻,要是平常时候我早就一把抱住小桢好好温存了,可惜我现在只是个没力气的病人。

「小桢,哥起来了没,上课快迟到了啦!」说话的是小翎,跟小桢是我的双胞胎妹妹,两人都是20岁的大二生,还同班唷,对了,家里成员就只有我们兄妹三人,至于父母,私奔去了。

「翎,哥说他发高烧,今天没办法去上课了,要我们去学校帮他请假。」小桢小手摸着哥哥的额头心疼的说着。

「可是这样放哥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看着我也不放心呢,不然小桢你去学校帮我们两个人请假,哥哥今天让我来照顾。」小翎放下了书包,往哥哥身边靠近。

小桢用力抱住哥哥,将哥哥滚烫的额头陷在自己的胸部里,对着小翎说「不行,今天哥哥让我来照顾,看哥哥这样让我好捨不得。」

「你…你你…好吧,今天哥哥就让给你了,学校请假的事我来搞定吧。」小翎垂头丧气的拿起书包,轻轻的阖上了门上学去了。其实小翎心里比谁都想留下来照顾这个他最心爱的哥哥,只是小翎是矜持的。

「哥,你等我,我去换个衣服,等等就来照顾你。」小桢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跑去。

说起我这两个妹妹,小桢是比较活泼的一个,至于小翎就比较安静,重点是我这两个宝贝妹妹在我面前总是没有任何顾忌,很多时候看起来并不像是兄妹,而是更像情人般的关係,是很亲密的那种,排除一切世俗观念、人伦情理,或许我们三人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。

小桢换了一件小可爱(连里面的胸罩都一起拿掉了,因为我看到两个突点)

跟一件短到可以看到屁股肉的超短黄色短裤,一进房间就往我的棉被里面钻,这是小桢最喜欢的行为,平常小桢就很喜欢跟我腻在一起,现在我变成没力气反抗的玩偶,她更是不可能放过机会。

躺在我身旁的小桢将我环抱着,她的C罩杯胸部就抵着我的胸口,然后用疼小孩子的口气说「不哭不哭,妹妹等等煮个好吃的稀饭让哥哥你回复元气喔」。

「疑,哥哥你怎幺全身湿湿黏黏的,哇,额头还一直在冒冷汗。」小桢坐了起来,一脸担心模样。

「对啊,觉得很冷,但是又一直冒冷汗,盖着棉被就觉得很不舒服,偏偏全身又不想动。」我无奈的说了两声,顺便咳了几下。

「不行不行,我不能让哥哥那幺难过,我用毛巾帮你擦乾身体吧,这样会比较舒服。」浴室就在隔壁,小桢跳下床去浴室洗了一条乾净的毛巾,然后回到房间. 小桢一回来就掀开我身上的棉被,作势要帮我脱衣服。

「哇,很冷ㄟ,棉被还我啦。」我抗议着。

没想到小桢不理会哥哥的要求,双手开始解开哥哥上衣的钮扣,嘴巴嚷嚷道「哥哥忍耐一下啦,全身湿湿的盖棉被很不舒服的,先让我帮你擦乾净,等等在给你赔罪啰。」

无奈又没力气的我只好任由妹妹摆布,终于全身被脱的一斯不挂,没错,连内裤都被脱了,小弟弟不知道为什幺兴致特别高亢。

小桢红着脸,用小指头弹了一下龟头说「都已经是病人了,怎幺还那幺色。」

「我有什幺办法,谁叫你里面不穿胸罩,裤子又那幺短,然后又接着把我全身脱个精光,这…难免嘛。」我义正言直。

「自己的哥哥有什幺要紧,而且我也习惯了啊,反正我全身上下都只属于哥哥的,给哥哥看光光也没有关係啊。」小桢撒娇着,也开始帮我擦拭身体. 小桢的动作很轻柔,很仔细的帮我擦拭,连大腿内侧也不放过…………「嘻嘻,很痒ㄟ,可以了啦,快给我棉被,我快冷死了。」我用脚去试着勾那掉在床下的棉被。

「哥不要乱动,我要开始擦拭最重要的地方了。」小桢很快的将毛巾整个盖住小弟弟,接着双手握住上下擦拭。

我简直脑充血,举起微弱的手指着小桢「有需要那幺认真吗?」

「人家只是想让哥哥舒服一点嘛,而且哥哥不是最喜欢我帮你这样吗?啊!

还是因为隔着毛巾让你不舒服了。」小桢马上抽掉毛巾,用单手握住整根小弟弟持续着上下的动作。

是真的很舒服没错,我也不忍苛责妹妹,只好对着妹妹说「先帮哥哥盖好棉被之后你在帮哥哥好吗,体贴一下我这个病人吧。」

「好。」小桢开心的将棉被往我们两人身上盖住,躺在我右边的她紧紧的贴着我,右手则持续弄着我的小弟弟。

虽然人不舒服,但让妹妹服务还真的是挺不错的,我静静的享受着,人几乎就要睡着。

忽然一股湿湿热热的感觉把我唤醒,藉由外面的一点灯光,我看到窝在棉被里的小桢,她的头就靠在我的鼠蹊部上面,而我的小弟弟则是隐没在小桢的嘴巴里,正享受着小桢舌头的缠弄。

「我说小桢啊,这会不会对一个病人来说太刺激了。」我无力说道。

「舒服吗哥哥。」小桢停止舌头的拨弄,改成用双唇轻轻的含住小弟弟,随着头部上下的动着,很快的小桢小嘴里分泌的口水将小弟弟整个沾湿,舒服的摩擦感取代了刚开始的刺激。

真的的很舒服,我整个人沉浸在享受的国度里,但理性还是钻出来了一点点。「该停了啦妹妹,等等射出来怎幺办,我可没有力气起来清理喔。」

「没关係啦哥哥,就射到我嘴巴里吧,这样就不会弄髒床跟棉被了。」小桢停下来说完话后又含住小弟弟继续上下吸允着。

就在妹妹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快10分钟之后,我终于到达了最快感最舒服的顶点,小桢察觉到小弟弟的不对劲,于是加快了上下的动作,舌头也贴着敏感的龟头不断摩擦着!「啊…。」射出来了,温热的精液间断的射进妹妹的嘴巴里,妹妹只是静静的含着,让我的所有精力挥散出来,终于小弟弟不再抖动,小桢将嘴巴小心的离开我的小弟弟。

「要吐掉吗?」我望着小桢温柔的问着。

「没关係,我刚刚已经不小心吞了一些进去,乾脆就全部一起吞进去好了。」

说完话的妹妹喉咙动了几下,看来是完全吞进去了,接着妹妹又趴在我的小弟弟面前,用舌头将龟头上面残余的精液舔乾净. 接下来我一整个人就像洩了气的气球再没有力气睁开眼睛,舒服之后就是长睡不起,一路睡到了小翎放学回家,而这段时间小桢就一直抱着我帮我取暖,这或许可以算是一个快乐的感冒天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